明朝永樂年間,從西洋歸來的鄭和船隊帶回瞭一隻西方異域獸“麒麟”,就是現在我們所知的:

永樂十三年(一四一五),東非麻林國(今坦桑尼亞基爾瓦基西瓦尼)因鄭和使團的來訪,遣使牽著一隻麒麟即長頸鹿來到北京向永樂帝進獻。著名鄭和研究專傢鄭一鈞稱,此事在當時被認為是鄭和下西洋的一大政績,體現瞭明初對海外諸國外交方針已初步實現的重大事件,受到瞭朝野和民間的廣泛稱頌,迎接麒麟的儀式盛況空前。
鄭一鈞介紹說,麒麟在非洲隻是尋常動物,在中國卻千載難逢,且中國視麒麟為瑞獸,賦予神秘色彩,據說隻有太平盛世才會出現。更何況這麒麟是當時視為位於“際天極地”之遠方國傢麻林所獻,是明王朝聲威與德望遠被四海的象征,所以,當麻林國使者來獻麒麟之際,整個明朝宮廷都轟動瞭。朝廷官員們對於非洲貢使遊行展示的珍奇動物,“莫不引領快睹,頓足駭鄂,以為希世之罕聞,中國所未見”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