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傷痛的勵志文章

關於傷痛的勵志文章

  《你那點痛,算什麼》

  文李玉龍

  但凡成為朋友的,拋開某種利益上關系,多數是因為彼此間有著相同的志趣和愛好。我與W沒有利益上的糾結,志趣上倒有著諸多相同的地方,譬如,我們都不抽煙,不賭毒,都喜歡靜,也都愛喝酒,更要命的是都愛一醉方休。

  坦白地講,如果不是工作在同一傢公司,我保證我們早已失去瞭聯系。因為他從不主動,既便好心約他,他總會以一句毫無理由的理由拒絕:不去!

  不去就是不去,也不同你任何解釋,你愛怎麼理解就怎麼理解。一次忍他,兩次忍他,次次這樣,你還忍嗎?又不是求他什麼!所以,他身邊的朋友一個個知難而退。我相信這不能怪別人,他確實讓很多人難以忍受,可我能忍他,L也能忍他,忍他不是因為沒有看到他的缺點,而是發現瞭他有著人性中更具價值的一面,這一面,遠比他的缺點凸顯的多。

  他不愛講話,見誰也不打招呼,一天不說上一句話,他經常口腔潰瘍,記得一位同事曾笑他:你就是講話太少啦!嘴裡的空氣不流通。他喝酒時有一個習慣,隻要別人和他一碰杯,他馬上幹,而且是低著頭喝,從不去在意別人杯裡的酒有沒有喝完。他多數是一個人居住,下班回傢首先打開電視,把電視的聲音調大,然後便開始專註地上網,問他開電視給誰看,他說想增添點人氣!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真正願意孤獨。

  L創業之初,他毫無顧慮地把自己的積攢悉數拿出,他不是在賭他贏,是用行動告訴L:你大膽去做吧,我支持你。L融資需要,他把自己的房產也一起抵押。能在廣州有上一套不錯的房子不容易,這可是他多年的心血,但他似乎沒有想到這些。其實他與L並不常見面,見面也沒有太多話說,隻是因為L是他的好朋友,好兄弟。好兄弟有事,他義無反顧。有時我急用也向他張口,這事要比請他吃飯來得爽快,隻要他有,從來不猶豫一下。事實上他並不是比我和L富裕,隻是他沒有任何的投資想法,有瞭收入隻會積攢起來。就這一點而言,算是讓我和L占瞭便宜,也因此,我們不得不處處“包容”他。

  我們包容他還有一個原因:他的處境不是很好,甚至可以說很糟糕。他離過婚,直到現在也不圓滿,他爸爸半身不遂,他哥哥口腔癌晚期,做瞭很長時間的化療,現在基本放棄。他心情不好,有些情緒,有些自閉,我和L都能理解。如果這些發生在其他人身上,說不定會整天的哀怨,而他卻隻字不提,什麼苦都是一個人往肚裡吞。

  年後上班的第一個休息日,我同L約他去會所打球,晚上我們三個一起吃飯,每次吃飯我們都習慣地喝上幾杯,這一次他喝多瞭,或者是因為我們的話題觸及到他感情的防線,讓他流淚瞭。

  他告訴我們,現在傢裡唯一的支柱——他的媽媽,也是口腔癌!醫生說這種病有遺傳,而他自己“口腔潰瘍”的程度並不比他媽媽和哥哥輕。傢裡人讓他也去檢查,他堅決不去,說不想知道結果!說到這,酒桌上靜瞭下來,大傢很久沒有出聲,我和L都噙著淚。

  他很想回傢陪伴在他們身邊,盡到做兒子做弟弟的責任,但經濟上必須由他支撐,他隻好堅持工作,省吃省用,用自己的工資為親人的生命爭取更多的時間。(安慰人的話)

  其實他和他媽媽的情況,他很早就知道,就算是在他最好的朋友面前,他都不願過多的提及,他不想在別人面前擺出一副痛苦或讓人可憐的樣子,不想讓其他人去分擔他的痛苦和哀傷。一些不瞭解的人會說他自閉,冷漠!如果身上背著這麼多厄難,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像他這樣堅強!

  在回來的路上,我的眼淚又流瞭出來!作為他的好朋友,好兄弟,我們又能為他做到什麼?或者什麼都做不瞭。他卻用一個殘酷的實事,為我們制定瞭一個衡量幸福的標尺,讓我們瞬間明白,縱然我們也有著這樣那樣的不如意,可與他比起來,我們這點痛,又算什麼!我們還不該知足的、感恩的生活嗎?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