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曾清貧難成人

未曾清貧難成人

  經典勵志一:

  未曾清貧難成人

  未曾清貧難成人,每一個歷盡坎坷的人,都會對這句話有深刻的明白。當楊海經過PRO的培訓後再回到職場,他腦中像放電影一樣浮現出自我種種的經歷……

  有著三個孩子的傢庭

  楊海的傢庭很普通,父母都是單位職工,但傢裡卻有著三個孩子,楊海以及小他兩歲的兩個雙胞胎妹妹。

  在普通的工薪傢庭,撫養三個孩子還是不小的負擔,經濟上經常顯得捉襟見肘。為瞭減輕傢裡的負擔,初中畢業後,楊海放下瞭上高中、讀大學的傳統老路,選取去讀中專,掌握一門技術。



  中專畢業後,楊海進入工廠做瞭一名工人,但是他卻越來越發現自我並不適應這樣的生活。

  難道隻能與轟隆作響的機器為伴?這樣微薄的工資怎樣支付自我以後的生活呢?他甚至想到以後父母年紀大瞭,自我用什麼去奉養父母?現實像一塊巨石重重的壓在瞭他的心上。

  抉擇——告別工廠

  2007年,楊海20歲瞭,他覺得就應為自我選取另1條路。說服父母辭瞭工作後,他開始有些茫然:離開瞭工廠的他又能做些什麼呢?

  幾經權衡,他覺得還是就應掌握一門技術,正因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具有PRO技能的人才能受到別人的尊重,“白領”這個詞一向是他心中的向往。(哲理個性簽名)

  他想起自我上中專的時候,同學們都鐘愛上網,網絡是一個神秘莫測、有無限吸引力的領域。於是他決定將發奮的方向投向網絡行業。

  一次偶然的機會,一個兄弟姐妹向他說北大青鳥,這個兄弟姐妹早些時候在北大青鳥參加過培訓,而且畢業後找瞭一個很不錯的工作,兄弟姐妹的經歷更激勵瞭早已動心的楊海。

  2007年7月,他帶著夢想來到瞭北京——一個追夢的都市。

  尋夢——北大青鳥拿證書

  經過慎重選取,楊海來到瞭北大青鳥北京益華澤人中心,參加網絡工程師的培訓,開始瞭一次影響人生發展的重要的領悟,立志畢業後能成為一名網絡工程師。

  在北大青鳥北京益華澤人中心,楊海發奮領悟,用心參加班級活動,主動鍛煉磨礪自我,深受班級老師和同學的喜愛。

  他求學嚴謹,一個問題他深入去想,去研究,每一天都可在機房看到他自習的身影;(勵志電影——。lz13。,)他為人熱情灑脫,在籃球場上活力四射,被同學們一致推選為班級的組織委員。

  他系統領悟瞭包括組建網絡、LINUX、WINDOWS、數據庫、郵件、網絡安全等最新的IT技術知識。

  在項目實踐階段,他帶領他的小組參與瞭多個領域的項目案例開發,並在學期結束時優秀完成瞭項目答辯,積累瞭豐富的實踐經驗,一年多持之以恒的不懈發奮,他透過瞭結業考試並獲得瞭網絡工程師證書。

  風雨之後見彩虹(喬佈斯名言)

  二十幾歲的楊海年紀不大,看上去還有著稚氣的影子,但經歷瞭比同齡人更多的困難和抉擇,因此他的勇敢和無畏經常讓認識他的人吃驚。

  在北大青鳥畢業後,憑借紮實的技術和豐富的項目實戰經驗,楊海順利進入北京天時數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,負責LINUX系統維護。

  楊海經常說,用心的人在每一次憂患中都看到一個機會,而消極的人則在每個機會都看到某種憂患。在他辭職後,他曾感受到切實的“危機”,但是“危機”兩個字,一個意味著危險,另外一個意味著機會,不好放下任何一次發奮,才會有這天的成功。

  經典勵志二:

  未曾清貧難成人,

  不經打擊老天真。

  自古英雄出煉獄,

  從來富貴入凡塵。

  醉生夢死誰成氣,

  拓馬長槍定乾坤。(贊美老師的話)

  揮軍千裡山河在,

  立名揚威傳後人。

  經典勵志三:

  未曾清貧難成人

  這天早上鬧鐘7點鐘準時響起,我關瞭之後繼續睡,這一下便做夢瞭,夢裡面我是要離開博知學校,在收拾東西,但是場景卻又在TNC,我不停的收拾,每每拿起一樣東西都萬分不舍,以至於不停的在哭,無比難受,一驚發現已經8點零8分瞭,於是我手忙腳亂的收拾好,出瞭門,下到5樓,發現忘記拿酸奶瞭,於是猶豫一陣後最後又沖回去取瞭。。。

  趕到公司8點21,剛好開始做操,還好,沒有遲到,阿英和張琪一看我臉都覺不對,我一邊笑一邊解釋今早上睡過瞭,張琪說看起來像是昨晚大哭一場,阿英說是不是睡覺前喝對多水,我掩飾道睡覺前吃瞭一些水果。。。

  今早的匆忙已經讓我有些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,張琪無意一說,反倒讓我記起。。。

  昨晚和Peng打電話瞭,我將自我做瞭很多回最後做好的簡歷發給他,他在網上幫我投,昨晚忙完自我的事情後我便打電話CHECK一下,之後說起很多很多(咱們老是這樣),什麼買票回傢的事情,什麼晚上的同一首歌走進南昌瞭,他告訴我說他去瞭花都,便說起花都的姑姑,我說姑姑在很多時候給瞭我長輩的溫暖關懷和悉心指引,雖說沒有什麼很具體的好處,但是隻這樣聽她說說話,我也覺得滿足瞭,讓我覺得自我是被人明白的—–而這些從我自我的母親身上我是得不到的,我經常會很難受,很沮喪,緣於我的母親,我也知道她是我的母親,我不能抱怨她,於是我就陷入一種不能解脫的痛苦糾纏之中。。。

  不可避免地提到瞭弟弟,我想起他上周日給我打的那個電話,讓我有這世界上隻有我和弟弟相依為命的感覺,在需要的時候,母親的漠然讓弟弟很難受,目前店裡面的處境也讓弟弟操碎瞭心,國慶回傢時候,有天晚上我給弟弟做瞭一張人參面膜,讓他第二天早上洗臉時候感受一下是不是臉上會更滑,第二天下午我才記起,問他是否有更滑,結果他說他一大早忙得沒有停沒有洗臉,當時聽瞭心裡面掠過一絲酸楚,像這樣的細節太多太多,每個都在我心裡面深深潛伏,讓我每每想起,心裡面都不能抑制的難受與辛酸,我覺得自我身為姐姐,卻沒能為弟弟做什麼,很沒用,我在想,弟弟必須是隻向我開瞭口要幫忙,但是我卻不能幫到他,弟弟說我不該把所有的錢交給母親,就應自我留一些,一人出門要以防萬一,他不會抱怨我幫不瞭他,這越發讓我難受極瞭;弟弟還說我以後嫁到哪裡都不好緊,最要緊的是那個人會對我好,隻有他,會這樣給我說,讓我心裡暖暖的,讓我心裡又充滿瞭無限的酸楚和難受。。。因此我一個人在廣州,是坦然的,雖說會遇到許多許多不易,但一想到弟弟,我便什麼也不怕,我必須要在廣州找到自我的一片小天地,弟弟在傢裡無處可逃舉步維艱的時候,當所有人都不再明白支持他的時候,讓他有個地方可去,讓他知道自我有

  個最親愛的姐姐永遠都會和他不離不棄,讓他承載太多的稚嫩的心靈能有個暫時休息的地方。。。

  一提到我弟弟,我便不能自制說瞭這麼多,我又哭瞭,我真的很悲哀,Peng說他能明白,我說你不明白,你不知道我弟弟在那個店裡面以前遭遇瞭什麼,我說你不好再說我弟弟的事情瞭,我太難受瞭。。。剩下我已經沒有力氣去說去想瞭,我無奈極瞭,難受極瞭。。。。Peng和我說瞭很多,每個人都會有無奈,弟弟就算此刻沒有遇到這個難題,那他也必須會遇到別的難題,生活就是這樣,他說我就應想辦法去改變傢裡人關聯的現狀,他說我的經歷造成瞭我一貫的獨立性,但其實我做事的方式也因此受到瞭局限,就應去看看別人怎樣處理問題的,讓別人做事的方式來影響到我,使得我做事思考沒有那麼片面,沒有那麼簡單。。。他問我他說的有道理沒有,我說我不知道,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。的確,這些我去和誰說呢,又有誰來告訴我我該怎樣辦呢,我就這樣一個人走著。。。

  電話不知不覺就說瞭這麼久,我沒想要告訴他這些的,這些就這樣放在我心裡就好瞭,但是我還是和他說瞭,最後他說不好想那麼多,早些休息,就這樣結束瞭,我起來照瞭一下鏡子,眼睛很腫,我很累,很快便入睡瞭。。。

  想起連續兩個晚上看的那個節目,是朱軍和馮鞏的,馮念瞭一首詩:

  未曾清貧難成人,不經打擊老天真。

  自古英雄出煉獄,從來富貴入凡塵。

  醉生夢死誰成器,拓馬長槍定乾坤。

  揮軍千裡山河在立名揚威傳後人。

  很鐘愛第一句,未曾清貧難成人,也許不管對於此刻的弟弟,還是此刻的我,都是在經歷人生當中那清貧的階段,當這一切都過去瞭,或許是幾年之後,或許是幾十年之後,到那時來看此時,一切都將雲淡風清。。。我釋然,於是我坦然。。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