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足常樂

知足常樂

  一:

  知足常樂

  快樂就像一隻美麗的蝴蝶,你伸手抓它,你奔跑、跳躍,筋疲力盡卻往往會落空。而當你靜靜坐下時,它卻會翩翩而來,在你身上輕輕停留。人的欲望越少,快樂就會越多。人的快樂,不就是正因成功追逐到欲望而產生的嗎?那麼,又如何能夠在添加快樂時候,減少欲望的增加呢?人,終其一生,都在追求著快樂,但在追求快樂的時候,卻又會產生很多的不快樂。快樂與不快樂,卻又是不能互相衡量與比較的,就像雞與雞蛋的問題,沒有答案。人生就是那麼的無奈,人生就是那麼的矛盾,人生就是那麼的個性,因此,人生才會那麼的搞笑。

  因此我們經常聊到知足常樂,知足常樂就應就是一種健康的生活態度:我們有完美夢想,我們有遠大目標,但是我們知道成功來源於我們腳下的一步步積累。因而每當我們邁出成功的一步,我們都會感到高興,正因我們距離成功又近瞭一步,這就是知足常樂!當然,我們也難免會有些挫折,然而從失敗中我們汲取瞭經驗,於是我們自我激勵說我們享受瞭成功的過程,傷痕是我們的勛章,這也是知足常樂!

  知足常樂,知足得福,乃千古箴言也。那裡說的知足,並非學業和事業上的不思進取,而是針對無休止的奢求和欲望而言。追求快樂、滿足欲望,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。但若無休止地追求,對人卻是一種傷害。老子以前說過:“樂莫大於無憂,富莫大於知足。”

  如今的社會正朝著多元化的方向發展,社會的貧富不均,差別懸殊,難免造成一些人的心理失衡。

  懂得知足,不僅僅是一種智慧的生活方式和修煉成熟的表現,同時也是一帖養生保健的良方。養生從“心”開始,知足則常樂,常樂則無憂,無憂則心不煩,心不煩則神不擾,神不擾則精保,此亦養生之道也。

  二:

  知足常樂

  快樂是人類社會眾望所歸的最高境界。

  所謂君子之交談如水。一個把名韁利鎖看得太重的人。註定是不快樂的。

  快樂就是看淡塵世的物欲、煩惱,不慕榮利。假如你喜愛武俠小說,你沒有必要愧對紅樓夢;假如你喜愛的人突然銷聲匿跡,你沒有必要尋死覓活地斷言他必須灑脫地離去;假如你的朋友不幸,你沒有必要怨天尤人;假如你認為張曼玉艷美絕俗,你沒有必要眼饞肚飽虐待老婆;假如你已經身心交病,那就去教堂懺悔,沒有必要仇視別人的平庸;坦然應對心融神會,快樂就在你心裡。(文雅)

  我憐憫一個有點榮譽的人,就旁若無人而因此失去快樂的人。

  能把名利得失置之度外,而凡事都能以誠相待的人一生將是快樂的。我們應從平談的生活中去提煉體會,如:赤城待人的那種快樂。低待遇下一如既往工作的快樂,助人為樂一介不取的快樂,一片至誠去感化惡人的快樂,熱心被人誤解依然如故的快樂,信實可靠的服務態度為目的的快樂,盡職責吃苦耐勞的快樂,正因這些“快樂”能持續住人內心的快樂,使人的容貌永遠那麼牽掛,一句親切的問候。甚至一個關切的眼神,快樂無處不有,唯有胸襟開闊的人,才能體會到。

  形單影隻的人仍然能夠享受著閑情逸致的快樂。樂山樂水各不相同。愛靜的人能夠看書、聽音樂、上網、寫作、畫畫、搜集各種收藏品。愛動的人則不妨練習舞蹈、慢跑、爬山、遊泳。看電影、上健身房。做編織、陶藝。練瑜枷、潛心發明、閉門創作,攝影、觀鳥,我們仍然興復不淺,樂不可支。

  人生苦短,歲月如流,樂天知命,為什麼不樂樂陶陶的。

  為什麼要疾首蹙額,為眼前一時的頓挫心膽俱碎?

  為什麼要對那些你看不慣的人和事心煩率亂?

  豈不知我們都是塵世間相映成趣的戰友。

  人世一切冤天屈地,無妄之災,榮華富貴,香嬌玉嫩……都將隨身亡命殞。

  而人生長著百年,短則數十寒暑,又有何值得耀武揚威的,但是是煙雲過眼矣?

  人生如月,月滿則虧,凡事豈能盡人意,但求於心無愧。(有意義的網名)

  無愧我心,則恩同再造,那些得失又算不瞭甚麼。世界上沒有完美無缺得事物。奉勸多愁善感的朋友。飲醇自醉,快樂起來吧!

  蕓蕓眾生,綠水青山,名勝古跡,敞開心胸,便會雲蒸霞蔚,快樂將永遠伴隨著你!

  三:

  知足,是一種心態。廣廈千間,夜眠但是七尺;珍饈百味,日食隻需三餐。簡單,再簡單一點,這就是生活。也許有人會說,知足,意味著滿足現狀,不再追求,會對社會發展不利。但我所說的知足,不是意味著沒有進取心,安於現狀,而是在物質追求上不好計較太多。知足常樂,要求我們以正確的心態應對寵辱得失。

  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豁達也許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做到。但知足常樂,無疑是一劑心靈的良藥,幫忙我們在紛繁蕪雜的生活中構成一個良好的心態。知足,不是夜郎自大,而是知此刻所得已足矣,對將來所求並不足。用一顆感恩的心去對待此刻,用一顆進取之心去開創未來。知足者,並非放下追求,而是對自己現狀的肯定。正因知足,他很快樂;正因快樂,他能以更好的心態去追求未來。知足者,貧窮亦樂;不知足者,富貴亦憂。

  以前看到過這樣一個故事:黃昏時分,賣燒餅的夫婦數著一天的收入,比前一天多瞭兩塊錢,兩人相視一笑,十分滿足;也是在這個黃昏,一個腰纏萬貫的富翁僅正因所持股票的股值下降30個百分點而自殺。不禁感嘆:對於身外之物——錢,為什麼有的人看得這麼重?“最快樂的似乎是那些並無特殊原因而快樂的人,他們僅僅因快樂而快樂。”哲人說過。總有人忘記瞭這天,苦苦尋找記憶中快樂的昨日或是展望並未到來的明天。擁有的,不知足;得到的,不珍惜。也許“寬其心容天下之物;虛其心受天下之善;平其心論天下之事”的心態不是人人都能擁有,但每個人都能夠學會知足,而且我們也該學著知足。知足,是一種心態。簡單,再簡單一點,這就是生活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