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體橫陳成語故事_成語“玉體橫陳”的典故出處和主人公是誰?

  玉體橫陳:美人的身體橫臥著。出自唐代詩人李商隱的詩《北齊二首》。

  

  原文:

  

  一笑相傾國便亡,何勞荊棘始堪傷。  

  小憐玉體橫陳夜,已報周師入晉陽。  

  巧笑知堪敵萬幾,傾城最在著戎衣。  

  晉陽已陷休回顧,更請君王獵一圍。

  

  成語故事:

 

  馮小憐可說是北齊王妃中最著名的女性瞭,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美人兒,名字緊緊跟在古代四大美女之後。據《北史》記載:馮小憐“慧黠,能彈琴,工歌舞”。是一位聰明、漂亮,又有才情的女子。她原是高緯皇後穆邪利(小名黃花)身邊的婢女,而穆邪利原是皇後斛律氏身邊的婢女。後主寵幸她,立為皇後。高緯也真是搞笑,總愛在丫頭行裡扮相公,但後宮佳麗如雲,帝王德性就是喜歡喜新厭舊。不久,高緯就不喜歡穆邪利瞭,而是寵幸彈得一手好琵琶的曹昭儀姐妹。

  

  曹昭儀姐妹的父親是一個音樂傢,名叫曹僧奴,從小就培養兩個女兒的音樂天賦。兩姐妹不但有藝術潛質,而且天生麗質,這對才色雙艷的姊妹花不久就被移栽入宮。但大曹生性穩重,不善淫媚,有時還發一點世傢小姐的歪脾氣,被高緯剝去面皮,攆出宮去。小曹卻與她的姐姐正好相反,調笑媚人,風情萬種,頗得高緯歡心,不久冊為昭儀,備極寵愛。並給她築隆基堂,雕欄畫棟,極盡綺麗,恩寵逾於所有後宮佳麗。

  

  女人善妒,曹昭儀得瞭皇帝專寵,其她妃子心懷不滿可想而知,但多數隻是嗟嘆自己命苦。而皇後穆邪利就不一樣瞭,她的皇後地位決定瞭她是打碎醋缸最徹底的一位,也是最想想方設法除去曹昭儀的人。她使出瞭最卑鄙的一手,也是歷代宮中屢試不爽的老招,誣陷曹昭儀有厭蠱術,高緯寧信其有,不信其無,三尺白綾,賜曹昭儀旦夕就死。

  

  誰知除掉瞭情敵,桃子卻被她人摘走瞭。一個名叫董昭儀的美女入瞭高緯的法眼,大受寵幸,並很快封為夫人,不分白天黑夜,如膠似漆的纏綿。把穆皇後氣得要死要活的,整日以淚洗面。侍婢馮小憐貌美聰慧,又善解人意,非常同情穆皇後,穆皇後也把她視為體己人,就把滿腹的委屈和不滿向她哭訴。馮小憐此人是天降至寶,冰肌玉骨,明艷如玉,精通樂器,歌舞曼妙,而且聰明伶俐,很有心機。就向穆皇後獻上一計,讓穆皇後把她作為禮物送給高緯,她甘願以身為餌,充當間諜,離間諸美,把高緯對穆皇後漸行漸遠的愛奪回來。穆皇後認為這是一條妙計,就答應瞭。果然,高緯自從得到馮小憐以後,就冷落瞭董昭儀。但也使穆皇後從此徹底失去瞭高緯,因為馮小憐太漂亮瞭,高緯一見,就被她迷得像喝瞭迷魂湯一樣,雲雨之歡更是妙不可言。

  

  從此,高緯專寵馮小憐,“坐則同席,出則並馬”,還發誓說“願得生死一處”。隻要馮小憐一有所求,高緯沒有不答應的。假如天上的月亮能摘下來,恐怕現在我們就看不見這明明之月瞭。她身上的衣服首飾,動輒以千金計。高緯喜歡音樂,嘗自作詞作曲,譜入琵琶,與馮小憐一唱一和,其聲嘈嘈,其語切切。艷舞狂歡,徹夜不歇。兩人快活異常,神仙一般,時人號為無愁天子。高緯幾次都想立馮小憐為皇後,隻是馮小憐顧念穆皇後恩情,沒有同意,高緯便冊立她為淑妃,位僅次於皇後,命處隆基堂。但隆基堂是曹昭儀的舊居,馮小憐心裡忌諱,要求拆瞭重建。高緯自然無異議,撥出許多金銀,作為修繕費用。

  

  故事二

  

  據有的野史筆記記載,馮小憐是一個天生的尤物,肌膚吹彈可破,吐氣如蘭。玉體達到瞭最佳的黃金分割比例,曲線玲瓏,凹凸有致,增一分則肥,減一分則瘦。在冬天軟如一團棉花,暖似一團烈火,懷抱就是叫人欲死欲仙的溫柔鄉;而夏天則潤滑如玉,涼若冰塊。內挾淫技,宛若處子。與之交接承歡,無不曲盡其妙。使高緯這個久歷風月的人,也感到瞭一種新鮮無比的奇趣與快樂。

  

  因此,高緯便愛不釋手,與大臣們議事的時候,也要把馮小憐抱在懷裡,或放在膝上,耳鬢廝磨,卿卿我我。使議事的大臣們也覺不好意思,或在心裡意淫,策對語無倫次,說話不著邊際。許多朝廷大事自此也荒廢下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